大众日报大众日报  2021-08-14 06:30 热点新闻资讯 隐藏边栏  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射落本届奥运会首金的杨倩,微博粉丝一天之内涨粉53万,佩戴的小黄鸭发卡成了爆款,义乌厂家一秒钟就要发6只,但随之而来的也有意想不到的“网暴”:网友开始讨论其“清华学霸”的含金量,拿着“放大镜”给她以往的微博挑错。错失乒乓球混双冠军的刘诗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拿了银牌第一时间哭着道歉;射击运动员王璐瑶预赛失利后说句“我怂了”,立刻被“群攻”得只能继续认错……这熟悉的一幕幕提醒我们,体育也有“饭圈化”的趋势。

从本届奥运会场外的舆论场看,饭圈文化对体育的渗透,从来没有像此次这样深广:足球、篮球、乒乓球、游泳、射击、排球、羽毛球……一些热门运动项目频上热搜不说,针对一些比赛细节、运动员的发言,都出现了“甩锅口水战”,甚至“捧杀”的现象,以至于体育界忧心忡忡地发出了“饭圈,离体育远一点!”的警告。

体育也在饭圈化

粉丝应援追星,这股风近年已从娱乐圈“刮”到了体育圈。一些热点体育明星,得到的关注不亚于演艺明星。赛场边、训练场外,随处可见体育明星的忠实拥趸。这个群体正在壮大,能量也不可小觑。

“能‘粉’娱乐明星,体育冠军实力和颜值兼具,为什么不能追?”山东大学“00后”学生若若(化名)是张继科的“唯爱粉”,这样对记者说。从2013年张继科获得巴黎世乒赛男单冠军开始,若若就成了张继科的粉丝,不仅对偶像的成绩如数家珍,甚至连多场经典比赛的对手、比分乃至张继科胜利后的庆祝动作都记得特别清晰。“参加里约奥运会时他腰伤已经比较严重了,之后意外扭伤更是雪上加霜,也没有打积分赛,自然就失去了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客观条件。否则,我们还能在现在的赛场上一睹他的风采。”她讲起掌故头头是道。

一定要到现场观战,是体育粉的自我要求。“课余时间都要用来关注赛事信息,留意张继科的行程,还得力争抢到自己能力范围内最高票价的门票,能离得近点儿就近点儿。”若若说。她记得,2017年天津全运会时,众多蝴蝶和蝌蚪(张继科粉丝名)从兰州、厦门、上海等地赶来观战,一场16进8的比赛,官方票价200元,能被黄牛炒到几千元。比赛时,他们举起灯牌、海报,高唱应援歌曲加油,场面堪比大型演唱会。

而蝴蝶和蝌蚪的力量也是巨大的。每年的2月16日张继科生日时,众多粉丝都会贡献诸多“名场面”——2019年,他们在张继科的老家青岛,设计了联屏灯光秀以献上祝福。隔着海滩,对岸53栋楼群联屏写着:“张继科31岁生日”“奋勇拼搏为国争光”等,还展示了张继科赛场拼搏的照片;2021年张继科生日当晚,330架无人机在青岛奥帆中心升起,依次摆出了“张继科生日快乐”“我爱张继科”等字样,另外还拼出了张继科打球时的样子、一个大大的奖杯、天使的翅膀、漂亮的烟花造型等多个图案……

不仅张继科“享受”这样的待遇,游泳、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等项目只要有名将出场,门票一票难求是常态。女排明星选手朱婷,有站姐极专业地组织应援,接机送机、活动直播,连应援T恤、限量卡贴都“安排”上,费时费力,不求回报;游泳世界冠军宁泽涛24岁生日时,他的迷妹更是包下纽约时代广场电子屏幕为他庆生。有调查显示,中国女性CBA球迷有41.4%愿意购买球员纪念周边,56.0%的球迷喜欢参加篮球嘉年华,2020年一年在篮球活动上平均消费3646.2元……

可“狂暴的欢愉必有狂暴的收场”,诸多疯狂举动也在体育圈“冒”了出来。马龙、丁宁、陈梦等国乒选手出席一公益活动时,活动现场的一块签名板中间被挖去一块,原因就是上面有他们的签名;曾有“CBA第一帅哥”之称的杨鸣参加活动时,遭到粉丝疯狂围堵,女粉丝连拉带拽,现场像撕名牌一样狼狈……“还有粉丝在跟踪、监视,把赵睿平时出去吃饭见了谁的照片视频发出来炫耀。”CBA明星赵睿的粉丝诗媛(化名)告诉记者,“太过分了!”

饭圈文化,与体育难以共处

以捧演艺明星的方式来追体育明星,对体育界来说是反感的。因为饭圈文化本质上是与体育截然不同的。

首先对体育竞技不利。省队的某助理教练员对记者坦言,体育靠实力,饭圈靠死忠,目标就不一致。体育明星面临的是艰苦百倍的竞争压力,最终还是靠成绩说话的。“享受明星的身份和粉丝没有原则的追捧,运动员很可能迷失自我,另一方面他还需要拿出一部分精力来维护形象……还能沉下心训练吗?”

这种爱之适足以害之的情况屡见不鲜:“网红”的身份,就带给游泳名将傅园慧不小的压力。这位里约奥运会上的“洪荒少女”成名之后,生活在高光下,穿裙子、整牙能上新闻,微博更新几句话也能收获点赞和评论无数。大红大紫后,她状态下滑明显。第14届全国运动会游泳项目测试赛暨东京奥运会补位赛,女子100米仰泳比赛,傅园慧缺席。这意味着,傅园慧放弃了拿到东京奥运会资格的最后机会。还有跳高名将张国伟,曾因喜欢在跳高结束后做搞怪庆祝动作吸引了不少年轻粉丝,但过去几年,张国伟频繁现身各种综艺节目之中,似乎慢慢转型成了综艺大咖。他却因未经国家队批准编造理由私自外出参加商业活动,被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勒令离队,再后来,退役的张国伟真的成了“网红”,可谓成也粉丝败也粉丝……

“职业运动员的本职工作和最大价值还是竞技运动本身,只有在保证竞技状态、运动成绩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带动以及衍生外围价值。成绩没了,一切都将归零。”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出:“体育明星不能成为娱乐明星,尤其是现役的运动员,这是不可能的事。”

饭圈文化也与体育精神相冲突。“体育精神的本质是公平竞争。真正的球迷,有钟爱的球队和球星,但并没有失去对对手的尊重,也不拿心目中的偶像和其他人进行比较。但这些死忠粉正好相反,女友粉、妈妈粉、死忠真爱粉、脂粉(职业粉丝)、黑粉……这些在体育爱豆身上,一样不少。他们无法容忍自己喜欢的球员有缺点,喜欢整天比较谁更强,甚至要求‘粉’的球队球员只能赢、一不如意就骂人,骂对手、骂教练、连中立的球迷也骂……”资深篮球球迷大李给记者看他曾经在网上写下的纯技术帖的复盘点评,只要写到一些类似于“某某今天不在状态”“谁谁上场后手感不佳”之类的话,就会有一些粉丝立马跟上来,毫无依据地大力反驳,甚至恶语相向。

“体育的美就在竞技上,大家共同理性客观地讨论,不‘香’吗?把娱乐追星那套拿出来,盲目护短,誓要消灭一切不同声音,制造虚假的‘高水平’。请问,没有总结、没有反思,你家爱豆的比赛成绩怎么提升?!”大李说,他早就封口潜水了,“惹不起躲得起。”

保持“美好距离”

但应该看到,体育粉丝也有推动体育发展的正能量。1999年夏天,中国女足与世界杯冠军仅一步之遥。决赛中,中国队与美国队一直鏖战到了点球大战,最终遗憾落败。那一年,中国女足有了专属自己的名字——铿锵玫瑰。也就是从那个夏天开始,不少女足的球迷哼唱着田震的《铿锵玫瑰》,开始为女足姑娘的出色表现激动欣喜。这种良性的互动提升了女足运动的关注度和全民参与程度,促进了这项运动的长足发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女足的成绩非常突出。

里约奥运会之后,作为“小众项目”的击剑,因一群高颜值的运动员而备受关注。在全运会等综合性比赛赛场,已经常见孙伟、董力、施嘉洛等运动员的巨幅海报,看台同样被迷妹占领。从某个角度看,这对项目的普及和提升大众健身丰富性、参与度来说,也有一定的裨益。而且,粉丝经济拉动了体育产业的发展,也是不可忽视的事实。饭圈文化,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观赛人群固定的圈层壁垒。大批的粉丝到场,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比赛的上座率,热搜、刷屏,走高的关注度还引来平台流量支撑,最终吸引赞助商纷至沓来谈合作。从某种程度上说,人气和流量带来了颇为可观的经济利益。这对于一个项目的推广和长远发展,不失为一种利好。

根据企鹅智库的相关数据,中国核心篮球球迷的数量达到了1.43亿,泛篮球球迷数量达4.82亿。郭艾伦的粉丝包包(化名)也觉得,这与明星运动员的吸粉分不开。“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因一个人走近了篮球,一部分粉丝开始接收相关专业知识的传播,甚至还有的到家门口的篮球场一试身手。一项运动也因此圈了粉、吸引了更多年轻人,不也是桩相互成全的美事吗?”

“更准确地说,饭圈对于体育其实是把双刃剑。”体育视频网站从业者王楠认为,对体育明星“偶像化”、体育粉“娱乐化”现象,没必要视为洪水猛兽,更没有必要称“饭圈化毁了体育”。毕竟体育有群众基础是好事,粉丝作为喜爱体育(明星)的新生力量或许能够感染更多人。只是,这种“演变”需要警惕,如何做到“收放自如”,这个“度”必须把握清楚。她认为,对于饭圈这一“资源”,应该怎么开发和维护,也是个新课题。“时代发展必然要求体育圈有新的变化,与其批驳饭圈应该远离体育,我们或许更应该思考如何将饭圈与体育更好地融合,怎么引导双方保持一个更美好的距离,相互促进,共同成长。”(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田可新 通讯员 李章乐 报道)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