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君看史戏君看史  2021-09-06 20:25 热点新闻资讯 隐藏边栏  1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有这么一个女人,她也曾经在上海滩风靡一时。她叫王连瑛,大伙可能对这名字有点陌生,她既不是明星,也不是名媛,而是当年大上海的高级妓女!然而就在她最红的时候却被人杀了,然后还被抛尸郊外。一夜之间,上海所有媒体倾巢出动,整版跟踪报道。巡捕房,检查厅,军法课联手破案。出版社也以极高的效率出版了各种版本的王连瑛惨死之谜。总之,整整5个月的时间里,上海人翻开报纸就是她。离奇命案背后到底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1920年6月15日的凌晨,上海郊区的麦田里,发现了一具女尸,法医经过检查,认定了她是被人勒死的,正巧前几天有人报案说,说妓女王连瑛和客人出去好几天都还没回来,经过仔细确认,死者确实就是当红名妓王连瑛。

上海的四马路是妓院高度密集的一条街,可谓十里之间,粉黛万家,白天是锦绣炫街,到了晚上就是笙歌鼎沸,完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红灯区。在被杀身亡的三年之前,王连瑛每天就是在四马路这里过着沿街拉客的日子,属于“站街”。跟高档是挂不上边的,怎么说呢?她其实是长的比较大众,并不很显眼,吃两年青春饭就应该赎身退役。但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的人生也有了360度大转折。

1917年上海滩,上演了一次史无前例的选美大赛,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那就是第一届“新世界群芳选举大会”。这个选美大赛,来参加的必须是同一个身份——妓女。这消息一出,四马路的妓女都罢工了,个个花枝招展去选美了。上海的男人,从三轮车夫到公司白领,甭管是出于好奇还是出于好色,总之,都忍不住去新世界瞄上两眼。

王连瑛这个时候看着姐妹们都罢工去选美了,闲的无聊也跑去报名了。但王连瑛知道自己长的很一般,其他人要不就是丰韵妖娆,要不就是有后台,穿金戴银的。王连瑛绞尽脑汁想了好几天,终于有了计谋。

比赛开始了,无数的青楼女子为了日后的身价,欢呼雀跃,争姿斗艳,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很快,轮到王连瑛出场了,据说她当时竟然是穿了一身男装亮相,甚至还有人,记得是一件金色的男士马甲,潇洒的走了上去,后台的女人目瞪口呆,台下的男人简直疯狂了。原来苦思冥想之后,王连瑛走了李宇春的中性之风,都说女人帅起来,男人都得靠边站。王连瑛唱了一曲《逍遥津》,举手投足风流倜傥,眼波流转却又妩媚撩人,那个气场让台下的男人简直是欲罢不能。这就是战略的成功。

这届“新世界群芳选举大会”评选的方法,完全走的是商业化运作,主办方为了赚足每个环节的钞票,让上海的男人直接交钱来买选票,一块大洋一张选票,你想捧谁你就投给谁,你想投一千张,那就拿一千块大洋,你老板投的起,那女子的名次就肯定高。

有句话说,男人爱女人的时候,啥都舍得给她。这时候台下的男人,为了给自己中意的小红小翠捧场,把钱包都掏空了,连在门口凑热闹的三轮车夫,都挤了进来,把一天的辛苦钱投给了某某美女。

大概一个星期以后,这场轰动一时的妓女选美大赛出结果了。上海滩的男男女女大清早就去买报纸了,在非常醒目的版面,我们看到了,王连瑛18000票,第四名,而且头五名还都获得了“花国”的职务。比如第一名叫总统,王连瑛第四,叫总理。王连瑛一夜之间成了上海滩的“花国”总理。

华丽的野玫瑰红了,王连瑛决定要摆脱过去,全新包装,然后再战江湖。这次包装的规格,完全是按当红明星的档次来的,一身行头下来,欧米茄的手表,prada的包包,菲拉格慕的鞋子,最后少不了的是梦露般性感的香奈儿五号。不仅是这样,还搬进了小花园一带的独栋小洋楼。这样一番折腾,王连瑛摇身一变,以高级妓女的姿态重现江湖,并且野心勃勃的出入上海滩的名流社交圈。

然而,尽管王连瑛是一夜成名,身价百倍,但毕竟出身贫寒,不像那些名媛小姐,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几个月下来,王连瑛吃不消了,手表不打折,包包不特卖,香水都快见底了,手上的南非大钻戒尽管闪耀夺目,也戴了很久没还了。为了充门面,王连瑛和其他很多妓女一样,开始租赁首饰和衣服的生活,就这样,王连瑛是继续每天皮草配旗袍,钻戒搭珍珠地闪亮出场。她周旋于各种男人之间,游刃有余,然而,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夜夜灯红酒绿,风花雪月,王连瑛恐怕就没有料到,一场血光之灾就要降临了。

一天又有款爷来找王连瑛,高级轿车接送,王连瑛搔首弄姿地上了车,车在在城里兜风,王连瑛坐在前排哼着小曲,悠闲四顾。忽然,后排伸出了一只男人的手,用毛巾捂住了王连瑛,很快,王连瑛就昏了过去,几天之后,她就被发现暴尸荒野。

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王连瑛?当时巡捕房经过多方调查,得到了一条宝贵的线索,就是当天接走王连瑛的汽车牌号为1240,一查,是上海商界巨子朱葆三的第五个儿子朱子昭的车。当巡捕找到朱家五少爷,他却相当淡定,说这车是我家的没错,王连瑛死的那天也确实是开出去过,但那不是我开的,是被别人借去了。朱家五少爷说的这个别人,正是他的朋友阎瑞生。

这个案子确实是阎瑞生做的,案情并不复杂,但是阎瑞生其人却有一番故事,很值得一说。阎瑞生在上海的知名度绝不亚于现在的周立波,上海人都认识他,这英国有福尔摩斯,上海就有阎瑞生。福尔摩斯是世界名侦探的代名词,而阎瑞生却是二三十年代上海各种情杀奸杀故事的猥琐男主角。凡是话剧里猥琐点的形象就叫阎瑞生,甚至有些电影的名字就叫阎瑞生,老百姓就买他的帐,以至于这些话剧电影的票房都相当不错。

阎瑞生家境一般,但是他母亲十分爱他,努力供他读书上学。1913年,阎瑞生考进了上海震旦学院,相当于现在的复旦大学,在哪儿,他结识了不少富二代,从此生活发生了不小的改变。阎瑞生结识了朱家的四少爷和五少爷,从此就跟着朱家五少爷一起吃喝玩乐,去夜店酒吧,进的都是VIP贵宾室。因为阎瑞生是朱家少爷的朋友,很多人也是对他另眼相看,巴结的巴结,搭讪的搭讪,这让阎瑞生的自我感觉很好,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自信心也日益爆棚了。

因为成天跟着富二代们潇洒,阎瑞生的品味也提高了,开销也是越来越大,吃穿用那都非常讲究牌子,以至于手头就有点紧了。不过这个问题,对阎瑞生而言,也不过是小case,他有办法解决,因为他有赚钱的本事,什么本事?一个字——赌。

阎瑞生这个人从小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赌鬼,13岁起他就出道了,第一次赌的是斗蟋蟀,结局是惨败,把零花钱都给输光了。阎瑞生由于愤怒,把自己的两只蟋蟀当场碾死。后来,凭着小聪明考进了震旦学院,震旦的校规非常严格,但是阎瑞生不管,他的人生哲学是赌的就是青春,玩的就是心跳。麻将牌九齐上阵,更绝的是他还自主研发了新的赌具——豆腐筛子。用豆腐干做成筛子,不管在教室还是在寝室里,玩的是悄无声息,绝不会被抓到,最后扔到嘴里,毁尸灭迹,不得不说豆腐干的味道好极了。

当然,阎瑞生最终还是被人告发了,因为违反校规,聚众赌博,在毕业前夕被学校除名了。阎瑞生虽然好赌,但他脑子特别聪明,英文和法文都说的很好,在被学校开除后,正好给他撞见个机会,一家洋行看中了他的外语能力,把他招了进去,这阎瑞生等于一失学,就迅速晋升为都市小白领。就这样,阎瑞生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收入也相当可观。阎瑞生的赌性更高涨了,他又搭上了那些富二代朋友,有什么赌什么。可赌博这玩意,十赌九输,阎瑞生几个月下来那是入不敷出。债台高筑。

尽管如此,他和所有赌徒的心态是一样的,总希望压在下一局,那时正巧朱家五少爷约他去跑马厅赌马,阎瑞生认为这是个翻本的好机会,不过他没钱了,就厚着脸皮去青楼找一个老相好,阎瑞生用花言巧语从她那骗来了一个大钻戒,然后拿去典当,换了600块大洋,一到跑马厅,孤注一掷,结果很不幸,又输了个精光。旧债未了又填新债,阎瑞生穷途末路了,而那起风月谋杀案就是从这开始的,穷的叮咚响的阎瑞生把目光转到了刚刚大红大紫的名妓王连瑛身上。

两人原本不熟,最初是在一个饭局上碰到的,王连瑛见惯了富家子弟,阎瑞生一个小白领她哪会放在眼里,当时尽给阎瑞生白眼看。而阎瑞生呢,平时跟着朱家少爷出去玩,那被人簇拥惯了,突然遭遇王连瑛这样的白眼和不理不睬,简直要抓狂。阎瑞生为了让王连瑛对自己另眼相看,好几次都让朱家五少爷把王连瑛约出来一起吃饭,这样一来,王连瑛才知道,原来这个洋行的小白领,是朱少爷的朋友。这才客气了许多,这么折腾了一圈,阎瑞生和王连瑛才算真正的搭上了线,终于有了一夜温柔。

前面说的,王连瑛自从红了以后,每每出门都是钻石珍珠全副武装,尽管都是租来的。一个是穿金戴银招摇过市,一个是负债累累穷困潦倒。所谓一夜夫妻百夜恩,但对露水鸳鸯来说那都是狗屁,阎瑞生对王连瑛只有贪婪与歹毒。1920年6月9号下午,阎瑞生就跑来跟朱五少爷借车了,晚上六点,阎瑞生来找王连瑛,说我带你去黄浦江兜风,王连瑛戴上那些珠宝首饰,喷了喷香水,就兴致勃勃的上了车。

车上不止阎瑞生和王连瑛,还有王瑞生的两个流氓朋友,坐在后排。那两个人眼睛就死死盯着王连瑛手上的大钻戒还有脖子上的粗项链,而王连瑛这个时候还悠哉的一塌糊涂,她坐在前排看风景呢,车子越开月偏僻,天夜开始黑了,他们的打劫行动开始了,后排的一个人突然用毛巾捂住了王连瑛,很快她昏了过去,这三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卸下了王连瑛身上的所有戒指、项链、耳环、手表,一共10件。

最初阎瑞生没想过杀死王连瑛,但他的两个朋友心狠手辣,他们说,今天你放过她,她明天不会放过你。就这样,他们勒死了王连瑛,抛尸麦田里。阎瑞生为了给人一个不在案发现场,也没有作案时间的假象,就把车还给了朱家的司机,然后随便参加了一个party。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巡捕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阎瑞生为第一嫌疑人,阎瑞生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是供认不讳。

在牢房里,他或许还会想起那些和富二代潇洒风流的日子,但是这时候他更多的是想起自己的老母亲。直到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尽过孝。阎瑞生被判死刑,执行枪决。至此,这桩辣手摧花、谋财害命轰动上海滩的风流命案终于画上了句号。

故事讲完了,我们再聊聊阎瑞生和王连瑛这两个人。

阎瑞生

阎瑞生从小在母亲的溺爱中长大,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可结果却一面交着学费,一面过着吃喝嫖赌的浪子生活,亲人的希望和期待是他挥霍的资本,人生于他也不过是一场梦,小时候斗蟋蟀输了钱,那就直接碾死了蟋蟀,长大了遇到了漂亮的女孩子,就不择手段要搞到手,结果没钱花了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把人家给杀了。这人从游戏人生到草菅人命,性格太过极端,为人处事只剩下动物性的本能了。

阎瑞生说,当他看到母亲泪流满面的时候,他知道他是在为自己痛心万分,他才开始悔恨。现在,我们身边不乏这种仍在光怪陆离中醉生梦死的年轻人,他们也该为自己,该为爱他们的人醒一醒了。

王连瑛

再说王连瑛,据一个证人,一个叫小林黛玉的妓女说,当时阎瑞生想约王连瑛去兜风,而小林黛玉觉得阎瑞生很可疑,就在桌下拿脚去踢王连瑛,暗示她不要去,但王连瑛却不以为然,这是因为,那时候的妓女最喜欢乘汽车驰骋于十里洋场间,炫耀服装,摆弄钻石,享受令人艳羡的感觉。虚荣其实不可怕,可当你拿着青春换取物质的享乐,用尊严去博得假意的欢呼,这样的迷失自我,才是真正悲剧的噩梦。而这种噩梦,在今天仍然折磨着许多肤浅的女子。

止水90:这个女的就是让子弹飞里面的花姐

月啼霞z:我去,我就是听电影解说才来搜1920年发生什么的

止水90:小说创作嘛肯定不能全部一样 以为原型而已

hv老板:这故事不就是姜文的电影一步之遥吗

嘿嘿vc:都是被影评吸引来的吗,真想问问姜文花姐原型是不是她

队长别开枪85:一步之遥

月啼霞z:我去,我就是听电影解说才来搜1920年发生什么的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