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杂志国企杂志  2021-09-06 20:15 热点新闻资讯 隐藏边栏  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文|关哲(中央民族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国际注册管理咨询师、知本咨询项目总监)

导言

202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正式对外公布。全面阐述了未来五年我国在经济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领域的重点工作任务,涉及科技创新、产业发展、国内市场等12个重大领域。

在科技创新领域,提出了“改进科技项目组织管理方式,实行‘揭榜挂帅’等制度”,使“揭榜挂帅”的概念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一、“揭榜挂帅”制度建设在政策层面受到高度重视

其实,“揭榜挂帅”这一概念,在中央精神中出现,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

2016年4月,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提出:可以探索搞“揭榜挂帅”,把需要的关键核心技术项目张出榜来,英雄不论出处,谁有本事谁就揭榜。

此后工信部,上海、贵州、广东、山东等省市纷纷开展重点创新任务、重大科技项目“揭榜挂帅”工作。

进入2020年,“揭榜挂帅”制度在中央文件中被反复提及。

除了国家“十四五”规划外,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实行重点项目攻关‘揭榜挂帅’,谁能干就让谁干”;2020年中央工作会议要求,“要完善激励机制和科技评价机制,落实好攻关任务‘揭榜挂帅’等机制”。

2021年初,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指出“构建新发展格局最本质的特征是实现高水平的自立自强,必须更强调自主创新,全面加强对科技创新的部署,集合优势资源,有力有序推进创新攻关的‘揭榜挂帅’体制机制,加强创新链和产业链对接。”1月同期,全国科技工作会议工作报告中亦提及,要“开展基于信任的科学家负责制、‘揭榜挂帅’、经费使用‘包干制’等科研项目管理改革试点”。

二、全球科技发展过程中悬赏“揭榜”发挥积极作用

回顾全球科技创新管理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类似于“揭榜挂帅”的科技悬赏模式起源很早,甚至可以追溯到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

在欧洲历史上,随着工业革命的来临,各国经济社会对各种提高生产力的技术需求空前高涨,政府体制外的独立科研活动不断增加,为了促进独立科研活动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相统一,欧洲各国政府纷纷开始采用悬赏的方式资助科学研究。

典型如英国1717年设立了科技创新奖“经度奖”,法国1795年设立“食物储存奖”,瑞典设立了“消防技术奖”等,此后整个19世纪的欧洲,科技悬赏已经成为政府资助并引导独立科研活动的主要方式。

进入20世纪,随着科学基金制的完善、专利制度的规范,科技悬赏奖逐渐被科学基金所取代。

但到了20世纪末,意识到科技悬赏的灵活性与对科技应用转化的有效促进作用,美国再次启用了科技悬赏制度,欧洲各国政府亦纷纷效仿。

典型如英国国家科技资助委员会(Nesta)于2008年联合国家创新部(DBIS)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共同发起的“绿色挑战”计划;美国能源部、国防部、航空航天局资助的包括“可佩带能源奖”、“机场安全技术奖”、“宇航局百年挑战”计划等在内的20余项政府科技项目,均取得了良好成效。

同时,企业也成为了科技悬赏制度开展的重要主体之一,其所推荐或开展的悬赏项目一般具有三大特点,第一是,企业的关键技术;第二是,行业的共性技术;第三是,可有效实现商业价值的应用技术。

如巴里克黄金(Barrick Gold)全球最大的金矿开采公司,为了增加冶金产量,在2007年设立了“冶金奖”;太阳计算机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JAVA系统开发者,为了激励开源社区项目的创新在 2007-2008年设立了创新奖项目( Open Source Community)。

可以说,以科技悬赏形式开展的科研计划管理的“揭榜”模式是国外科研资助管理活动的重要形式,亦成为促进其科技创新的重要举措。

三、我国政府与企业正在积极开展“揭榜挂帅”实践

我国也有很多通过科技悬赏方式,来解决技术难题的案例,典型如2013年我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组织开展了安全生产重大事故防治关键技术科技项目征集工作;同年,武汉市政府悬赏1000万元公开征集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方案等。

但真正从“改进科技项目组织管理方式”,“聚焦关键核心技术项目”,“有力有序推进创新攻关的‘揭榜挂帅’体制机制”视角出发,开展“揭榜挂帅”工作的则要数科技部、贵州省、广东省为先。

2017年,贵州省推出技术榜单制,悬榜攻克长期以来制约贵州煤炭转型升级的核心技术,特别将目标瞄准了采掘自动化、智能化这一世界性难题。

2018年,广东省发布《关于征集适合揭榜制的重大科技项目需求的通知》,筛选出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绿色低碳等广东省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内,目标清晰的重大行业关键共性技术,采用揭榜制面向全国“发榜”,征集最优研发团队、最佳解决方案。

同年,工信部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创新重点任务揭榜工作方案》,征集并遴选了一批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具备较强创新能力的创新主体,开展技术攻关项目。

企业方面,2020年9月,国家电网有限公司2020年科技创新大会上,毛伟明董事长明确提出试行推广“揭榜挂帅制”。

随后,国家电网首批试行“揭榜挂帅制”项目榜单应声落地,孙华东、郭强、鞠登峰、梁云、胡成博5位揭榜人勇挑重担,向5个基础性、前瞻性科研项目发起冲锋。

2020年9月29日,南方电网印发《科技项目“揭榜挂帅”工作方案》,推动科技项目“揭榜制”、“挂帅制”落地实施。

面向生产经营一线需求、面向公司高质量发展、面向行业科技前沿,以国家及公司重大科研需求为引导,以解决问题实效为衡量标准,以公开信息、公平竞争、公正评选的“三公”方式激发创新活力,促进创新链、产业链、人才链深度融合,打造“核心技术领先、创新人才辈出、创新成果涌现”的科技创新生态体系,不断拓展公司科技创新的“广度”和“深度”。

四、工信部相关工作的开展为我们积累了有益经验

目前国家电网、南方电网“揭榜挂帅”工作的开展还都处于起步阶段,我们具体来看一下工信部的人工智能“揭榜挂帅”工作开展情况,也可以为我们广大的中央企业、国有企业开展“揭榜挂帅”工作提供有益借鉴。

总体来看,工信部人工智能“揭榜挂帅”工作的开展,可以分为四个环节,分别为榜单制定环节、评估遴选环节、开展攻关环节和成果评价环节。

1.榜单制定

在榜单制定环节,榜单作为创新攻关的靶子,也是引领科技创新的风向标,其制定遵循了两项基本原则,第一是围绕关键核心技术,提出刚性目标需求;第二是选择有众多创新主体参与的技术领域。

所谓围绕关键核心技术,提出刚性目标需求,就是要聚焦关键核心技术,突出刚性目标需求,让揭榜者明确自身强项与实力能否满足目标需求,杜绝实力不足者、哗众取宠者以及善于跟风模仿者。

而选择有众多创新主体参与的技术领域,以人工智能为例,作为一个仍处于成长初期的新兴领域,市场热度高、技术需求大、应用前景广、创新主体多、潜在揭榜者数量大,这就容易形成你追我赶的局面,很适宜采用揭榜挂帅这一工具。

而操作系统、芯片等技术研发投入周期较长,潜在主体相对较少,较难在短期实现突破,则可考虑集中力量长期攻关。

2.评估遴选

在评估遴选环节,由于目前的科技创新活动已经呈现出创新主体更加多元、创新环节更加多样、创新模式更加复杂的特征,在众多创新主体中优中选优,需要探索制定一套完备的评估遴选程序。

工信部人工智能“揭榜挂帅”工作在评估遴选环节,遵循三项原则:畅通参与渠道;差额入围遴选;多方参与评估。

畅通参与渠道方面,遴选揭榜者基本不设门槛,面向全球招募,只要拥有知识产权且无产权纠纷、社会信誉良好、无不良记录者均有资格揭榜。

差额入围遴选方面,揭榜者提交完整报名材料及书面解决方法后,由专家组为每个揭榜项目确定2~3个入围团队,均可能获得部分启动奖金,平行展开研发攻关。

多方参与评估,邀请来自产业、法律、金融和用户等领域的人员参与评价。

同时,通过实地调研查验和第三方机构测试等环节,了解揭榜者科研实力。

3.开展攻关

在开展攻关环节,尽管揭榜者是各个专业领域的攻关主体,但是工信部从全局出发,统筹管理攻关工作。

通过促进产学研用全面合作、完善梯队建设形成良性互补、下放权限的同时强化过程监督等三项举措,保障科技攻关工作的有效开展。

本次揭榜,注重产学研用合作。如创泽智能揭榜“智能公共服务机器人”项目的“创创”机器人,就是与华南理工教授杨辰光合作研发。

本次揭榜,设置主赛道与辅赛道,形成主力与替补关系,如主赛道企业不作为,辅赛道企业将接替主赛道企业完成攻关工作,形成攻关梯队。

本次揭榜,在下放对资金、人力等资源的决策与管理权的同时,持续跟踪揭榜单位产品创新及应用进展,进行阶段评估,不断优化任务实施路径。

4.成果评价

在成果评价环节,尽管大多数项目,普遍尚未进入成果评价阶段,但从原则上,要以解决问题为标准,同时应多方参与成果评价,已成为发榜者与揭榜者间的共识。

以解决问题为标准方面,“揭榜挂帅”的初衷,既是以实际问题为导向,以解决问题成效为衡量标准。

所以在最终的成果评价环节,在遵循揭榜任务和预期目标的基础之上,同样要以对实际问题的解决成效为评价标准,促进科技成果的有效应用与转化。

多方参与成果评价方面,与评估遴选阶段,多方参与揭榜者遴选思路一致。

在成果评价环节,也应在技术专家外,邀请来自产业、法律、金融和用户等领域的人员参与评价,全面评估科技成果的科技价值、应用价值与市场价值。

从工信部人工智能“揭榜挂帅”工作的开展过程中,总结“揭榜挂帅”各个环节的工作要点,在榜单制定环节,制定榜单要遵循两项基本原则,第一是围绕关键核心技术,提出刚性目标需求;第二是选择有众多创新主体参与的技术领域。

在评估遴选环节,相关工作开展要遵循三项原则:畅通参与渠道;差额入围遴选;多方参与评估。

在开展攻关环节,要通过促进产学研用全面合作、完善梯队建设形成良性互补、下放权限的同时强化过程监督等三项举措,保障科技攻关工作的有效开展。

在成果评价环节,要以解决问题为标准,以多方参与成果评价为途径进行评价工作。

编辑丨叶子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