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观察者网  2021-08-31 20:50 热点新闻资讯 隐藏边栏  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观察者网讯)自阿富汗塔利班“闪电夺权”已过去半个月,塔利班也在逐渐从“反政府武装”向阿富汗未来的执政者转变。

接管阿富汗后,塔利班已多次强调将组建一个包容性的政府。根据阿富汗当地媒体的报道,塔利班正在与前总统卡尔扎伊、民族高级和解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等阿富汗政治领导人会谈,讨论新政府事宜。有消息人士称,卡尔扎伊等政要或将加入塔利班设立的执政机构“12人委员会”。

美国彭博社分析称,包括卡尔扎伊、阿卜杜拉等政治领导人在内,塔利班可能需要考虑处理与8个不同阿富汗政治派系或军阀的关系。阿富汗想要维持稳定,或许离不开这些有影响力的“大人物”配合。

不过塔利班也在逐步推进新政府组建的进程。阿富汗黎明电视台30日报道,多年未曾公开露面的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已经抵达坎大哈,将在美国撤军结束后召开重要会议,商讨组建政府相关问题。

在阿富汗错综复杂的民族、宗派等问题背景下,如今塔利班内外众多政治派别的存在引起了一些西方学者的普遍担忧。他们在美国《国会山报》等一些外媒刊文,指出塔利班可能无法约束不同派别间的矛盾和利益斗争最终导致分裂、“军阀割据”,最坏甚至可能重蹈覆辙引发阿富汗内战。

但塔利班今年8月的迅猛攻势及颁布的一系列政策,同样让另一些分析人士意识到,塔利班“已与20年前不同”,正展现出调整组织结构、加强内部稳定、争取阿富汗不同民族和社区支持的全新做法。这些学者开始重新思考,再度掌权的塔利班也完全可能打破西方的宣传与偏见,维护内部稳定与团结。

一些学者指出,阿富汗邻国及周边国家未来的态度与潜在的干涉,将对阿富汗局势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在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周边国家一致认同阿富汗和平稳定重要性的背景下,塔利班或许有机会为饱受战乱摧残的阿富汗历史“掀开新的一页”。

美学者:失去“粘合剂”的塔利班可能分裂

8月24日,美国圣保罗马卡莱斯特学院国际关系教授安德鲁莱瑟姆在美国《国会山报》刊文,声称塔利班在夺取政权后将会“因内部派系之争分裂”,阿富汗可能重演二十多年前阿富汗“圣战者”击退苏联后的局面,陷入“民族武装、军阀割据”。

在这篇以“塔利班即将溃败”为题的文章中,莱瑟姆认为,塔利班自成立就只是一个“来自不同民族、语言的派系和部落集合体”,并非统一理性的行动者,与过去的阿富汗军阀联盟或是美国扶持的政府并无不同,他们的胜利来源于两个独特的优势。

莱瑟姆文章“塔利班即将溃败”

其一是塔利班基于神职人员的指挥、领导基础机构,这种宗教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塔利班各组成部分的部落、语言或社区身份;另一个则是美国的入侵,这让塔利班借助“抵抗外国侵略者”这一民族认同的决定因素克服分歧,维系起强大的政治联盟。

但随着美国撤军,这个起到“粘合剂”作用的因素正在消解。因此他认为,塔利班在过去30年里建立的全新指挥和领导结构可能足以维持内部稳定和团结,但更可能在战争胜利后重演历史“出现制度失灵、加速分裂”。

莱瑟姆的观点在西方并不罕见,《洛杉矶时报》等多家外媒近日都曾发表类似的专栏文章。塔利班派别“哈卡尼网络”在承担喀布尔安全任务中呈现出来的“独立性”,更是被一些外媒解读为“派系分裂的征兆”。

塔利班需要与哪些派系打交道?

当前暂无迹象表明塔利班的内部派系出现某种“裂痕”,但如何处理与阿富汗其他政治派别的关系,则是塔利班避免国内爆发严重冲突的关键。有分析认为,塔利班需要尽快接触8名政治派别或民族武装领导人,而其中半数已经做出积极表态。

美国彭博社分析称,塔利班尽管已经接管阿富汗,但他们也意识到,想要维持阿富汗稳定就必须得到阿富汗各民族具有影响力的军阀和政治人物的支持,否则会就存在武装冲突的风险。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以及阿民族高级和解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都是前阿富汗政府中颇具影响力的人物。根据阿富汗媒体此前的报道,塔利班已经与这两位政治领导人举行会谈,有消息人士称他们将会加入塔利班将来的执政机构“12人委员会”。

美国于2001年推翻当时的塔利班政权后,卡尔扎伊担任了13年的阿富汗总统职位,直到2014年卸任。他与西方国家关系密切但反对美军继续驻军。阿卜杜拉则担任过前阿富汗政府首席执行官,曾被视作是卡尔扎伊和前总统加尼在竞选中的最大竞争对手。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资料图)

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资料图) 图自澎湃影像

阿富汗前总理、伊斯兰党领导人希克马蒂亚尔则与塔利班维持着友好关系。8月16日,希克马蒂亚尔接受印度媒体ThePrint采访时曾表示,他支持通过对话和选举决定新的阿富汗政府。美国彭博社称,他当前也在与塔利班就组建新政府事宜商谈。

希克马蒂亚尔是前阿富汗军阀,曾在美国的支持下抵抗苏联军队,也率领民兵武装参与过阿富汗内战。1993年和1996年,希克马蒂亚尔曾两度短暂出任阿富汗总理职务。他在2001年塔利班政权倒台后离开了阿富汗,直至2016年与加尼政府达成和平协议后才回国。

阿富汗伊斯兰党领导人希克马蒂亚尔,视频截图(下同)

另一位呈现出温和表态的政要则是阿富汗前副总统、哈扎拉族政治领袖穆罕默德卡里姆哈利利。8月18日,哈利利通过社交媒体发声,希望塔利班领导层能形成稳定的政治秩序,“阿富汗的未来取决于此”。

哈利利是什叶派政党阿富汗伊斯兰统一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曾和杜斯塔姆等人一同组建反塔利班主力军“北方联盟”,并在2004年至2014年期间出任卡尔扎伊政府的副总统职位。

阿富汗前副总统哈利利

剩余4人则是仍与塔利班保持对立关系的军阀或政治人物。乌兹别克族大军阀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及他的盟友、塔吉克族政客阿塔穆罕默德努尔,在巴尔赫省失守后逃去了乌兹别克斯坦边境。

杜斯塔姆是坐拥阿富汗北部重镇马扎里沙里夫的大军阀,以手段凶残著称。2001年,杜斯塔姆曾制造过对塔利班俘虏的屠杀,造成至少1500名塔利班俘虏死亡,因此也被塔利班视作死对头。加尼政府2020年将杜斯塔姆晋升为阿富汗国民军元帅。

努尔曾担任过马扎里沙里夫所在的巴尔赫省省长,直至2018年被总统加尼罢免。他也被一些外媒称为当地的“地区强人”,是阿富汗最早一批呼吁组建民兵武装的军阀之一。目前,杜斯塔姆和努尔的去向尚不明朗,但努尔此前曾宣称要“继续战斗”。

阿富汗乌孜别克族军阀杜斯塔姆

前阿富汗巴尔赫省省长努尔

塔吉克族政治领导人、阿富汗前副总统萨利赫及他的盟友穆罕默德马苏德,现在则盘踞在喀布尔北部的潘杰希尔山谷,组建了一支“反塔利班武装”。原情报部门头目与“民族英雄之子”的身份,使得这两人被视作反塔利班势力的代表性人物。

不过小马苏德此前曾表示,他愿意与塔利班和平谈判,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根据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的说法,塔利班已经开始与小马苏德谈判,但塔利班的武装人员也抵达了潘杰希尔山谷周边地区。

小马苏德是被称为“阿富汗民族英雄”的穆罕默德·沙阿·马苏德的儿子,后者是曾经的阿富汗反塔利班主力军“北方联盟”的领导人。萨利赫曾出任卡尔扎伊政府的国家安全局负责人,并于2020年担任加尼政府的副总统。萨利赫自称绝不向塔利班“低头”,并已自封为阿富汗“看守总统”。

盘踞在潘杰希尔山谷的反塔利班武装领导人小马苏德,图自美媒

阿富汗副总统萨利赫 图自澎湃影像

“塔利班已与20年前不同”

但还有一种完全相反的看法认为,派系和利益之争引发分裂只是一种对塔利班“过时的猜测”,塔利班也完全可能保持住内部团结,“颠覆”西方十多年来的“刻板印象”。

英国智库“海外发展研究所”的阿富汗问题研究员阿什莉·杰克逊指出,塔利班从反政府武装过渡到执政者的过程可能加剧分歧,但塔利班已经证明自己是一个具有凝聚力和纪律的组织,他们在巨大的军事压力中也保持了清晰的指挥链条,避免了重大分歧或派系争端,“表现得就如同一个整体”。

杰克逊提到,美国国会研究机构“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2020年3月也曾发布报告,塔利班的领导层一直在努力维持和加强组织稳定,甚至会不惜采用一些“强硬手段”,他们的组织结构也已经扛过了多次重大的派系分裂危机。

这家美国政府机构根据其掌握的资料认为,塔利班内部固然不是“铁板一块”,不能排除将来分裂的可能性;但该组织正在充分吸取过去的教训,寻求构建一个牢固的理论框架避免重蹈覆辙,像“哈卡尼网络”这样相当独立派别的领导层其实也已经与塔利班高度整合。

“美国和平研究所”报告:“塔利班瓦解:事实、虚构与未来”

阿富汗复杂的民族和宗教问题,一直以来都被视作是阿富汗国内混乱局势的“导火索”。正与塔利班对峙的阿富汗前副总统萨利赫2012年曾发文分析称,阿富汗始终缺乏一种“全国性政治”,民族争端大行其道,这构成了对阿富汗多元主义的挑战。

阿富汗最大的民族群体是普什图人,约占到该国总人口的40%以上,在阿富汗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和加尼都是普什图人,塔利班的成员主要也由普什图人构成。

塔吉克族是阿富汗第二大民族,占阿富汗总人口25%左右。其次是哈扎拉人和乌兹别克人,各占阿富汗总人口的10%左右。其中,哈扎拉人大多为什叶派穆斯林,因此在过去几十年与身为逊尼派的塔利班频繁发生冲突,甚至遭遇过屠戮。除此之外,阿富汗境内还有艾马克人、土库曼人、俾路支人等多个少数民族存在。

萨利赫当时指出,各民族争夺权力、利益的矛盾加剧了阿富汗国内的民族冲突,他认为构建一个“泛阿富汗”的国家认同、抛弃狭隘的种族政治有助于缓解这一紧张局势。

而如今,塔利班似乎已开始逐步放弃二十年前“民族政治”的特征,这或许也是塔利班最重要的变化之一:他们正在努力争取其他非普什图民族和社区的支持。

英国《金融时报》提到,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塔利班在阿富汗北方取得的惊人进展,这里过去还是反对塔利班的“大本营”。外界一直认为塔利班无法渗透进非普什图人控制的阿富汗北部地区,但在争取到当地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支持后,他们在今年8月的攻势中以惊人的速度占领了这些地区。

这种变化还出现在塔利班地方官员的任命上。报道提到,塔利班运营的媒体去年曾报道,有哈扎拉人出任了塔利班的地方官员,而这在二十多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事。

塔利班领导人也不断公开做出缓和民族矛盾的表态。塔利班“哈卡尼网络”领导人哈利勒拉赫曼哈卡尼22日接受巴基斯坦Geo News采访时强调,“塔吉克人、俾路支人、哈扎拉人、普什图人都是兄弟,所有阿富汗人都是我们的兄弟”。他还重申会建立一个“代表阿富汗境内所有团体”的包容性政府。

哈卡尼接受巴基斯坦Geo News采访,视频截图

《金融时报》认为,2001年塔利班政权倒台后,近20年海外流亡或战斗的经历已经改变了塔利班领导层看待问题的方式,他们的视野不再只局限于“阿富汗的乡村生活”。但报道也提到,在地方上也出现违背塔利班公开政策的行动,塔利班对地方的控制力度仍有待考验。

意大利阿富汗问题专家安东尼奥朱斯托奇(Antonio Giustozzi)则比其他人更为乐观。8月16日,朱斯托奇在英国《卫报》刊文指出,外部势力干涉是最可能引发阿富汗再度分裂的因素,如果塔利班的执政联盟能够处理好与邻国的关系,完全可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这位长期研究塔利班组织结构的学者认为,塔利班治下阿富汗的制度与法规将如何变化,取决于新执政联盟内部的稳定性;如果塔利班想要与代表各地区和宗派利益的伊斯兰政党合作,他们很可能会在宗教政策方面做出一定让步。

他强调,外国干涉并扶持不同派系最可能危及阿富汗局势,但由于中、俄、巴等邻国基本都希望阿富汗保持稳定,因此那些败给塔利班的“输家”很难得到扶持,当前新执政联盟的分歧也不太可能被人利用以制造“裂痕”。“只要塔利班的新联合政府能包含其邻国的关键盟友,这就是阿富汗历史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就连厌恶塔利班的人都不想打仗了”

8月17日,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究员南希林迪斯法恩(Nancy Lindisfarne),和曾经深入阿富汗牧民实地调研的作家乔纳森尼尔(Jonathan Neale)曾撰文分析塔利班能迅速获得胜利的原因。这两位长期研究阿富汗问题的学者根据考察结果,选择了另一个角度来分析问题:阿富汗底层民众的看法。

他们指出,在持续数十年的战乱之后,阿富汗人对于和平有着深切的渴望。在喀布尔、坎大哈和马扎里沙里夫,塔利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这一方面是因为塔利班宣称要建立和平的国家,另一方面则是人们已经厌倦了战争,就连厌恶塔利班的人都不想再打仗了。

在喀布尔街头巡逻的塔利班成员,图自澎湃影像

塔利班显然已经意识到,他们必须为阿富汗民众提供和平。而威胁阿富汗稳定的核心因素则是经济问题和外国干预。两位学者指出,现在还不能说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会采取进一步的制裁措施,美国国内无疑会有很多声音支持制裁,“以人权之名让阿富汗儿童挨饿”。

他们还提到,塔利班维系的“部落社会”基础虽然令人困惑,但这并不是人们一般想象中的“返祖式结构”,地区的农民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建立起了与阿富汗国家“千丝万缕的联系”。“阿富汗历史不单是族群竞争问题,也是错综复杂的跨族群联盟和族群内部分裂问题。”

林迪斯法恩和尼尔强调,在西方的宣传下,过去25年里外界对塔利班存在着很深的刻板印象,但其实现实中的塔利班却并不如很多人想象中一样“封建、原始、野蛮”。

“塔利班不是中世纪产物,而是诞生在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最糟糕的时期。如果他们在某些方面落后于人们想象中的美好时代,这也并不奇怪。但是,在空袭、难民营、共产主义、反恐战争、强化审讯、气候变化、网络政治和不断加剧不平等的新自由主义影响下,他们的生活已经被重塑,他们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两人写道。

对于阿富汗未来局势发展,上海社科院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潘光近日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指出,当前最大的考验正如塔利班自己所言,是如何实现经济发展、保障民生;未来还要面临的最大考验,就是国际承认,现在国际社会还没有一个国家正式承认塔利班政权。

潘光表示,这次究竟会有几个国家承认,关键还是要看塔利班做得怎么样,能不能组建一个包容性的政府,对妇女的态度如何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权衡因素。

有关阿富汗与中国等周边国家关系的问题,中国阿富汗事务特使岳晓勇接受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咨询委员会主任李世默专访时则表示,邻国和本地区国家对阿富汗和平与重建有着强烈的共识,他们愿意在和平进程和重建方面提供帮助。

岳晓勇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谨慎乐观地认为,一旦阿富汗人民真正抓住这个机会,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会发展得很好。我们对阿富汗的未来以及阿富汗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抱有极大期望。

你可能也喜欢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